各位貴賓,
本人很榮幸的向你們介紹這個團體,許多人應該已經聽過或看過他們。在本部落格新居落成的首日,由這個團體來獻給各位全球化的最佳表演。本人保證這是一個毫不吝嗇、極為具有深度並超出一般水準的演出,這個團體將他們的知識和深度貢獻在行動中,而不是沈溺在辯論、對話,或埋首於偉大知識份子的論述中。

我特別排在新居落成首日介紹他們,因為他們如同戰士般的行動,並在行動中肯定了行動本身的意義,達成了自我超越並觸及了遠比"自我論述"更重要的課題。

你越認識他們,你很可能會越忍不住說:Yes! Oh, Yes!
各位來賓, "The Yes Men"!


惡名昭彰 全球聞名色變
世界有名的惡搞團體"The Yes Men", 他們是由四位維護人權、反全球化、反霸權的活躍份子組成。專門針對危害、侵犯人權的組織或大企業進行有計畫的惡搞。本片是他們如何成功的惡搞了WTO的真實紀錄。

〈真網站假資料 vs. 假網站真資料〉

The Yes Men 團體的創始,開始於1999年,一開始,只有Mike和Andy兩位。
他們在小布希的競選網站上看到競選文宣充滿了虛假的、偽善的內容。例如:網站上提出"環境保護,降低污染",他們仔細的查證過,發現布希的家族企業正是幾個最大污染源之一。
於是他們架設了另一個完全模仿布希網站的"分身網站",和真網站只有些微的出入,但卻充滿了"真資料",給大眾一個真實的布希樣貌,諸如布希年輕時非法吸毒的紀錄等。

這個假網站吸引了不少人,此舉惹怒了布希,寄出信件要求他們關站。
他們並未接受威脅,反而將信件公布給媒體,許多主流媒體因而報導了該事件,並於電視連線中訪問布希:
「你對於這個網站將你的吸毒紀錄公布的看法?」
「很明顯的,那些人是garbage man(意指靠垃圾維生)。」小布希說。
「你打算怎麼辦?讓他們繼續公布資料?」
「我們知道這個網站,而這些人根本就是檢垃圾的。」小布希又說。

於是這網站更是一炮而紅。許多人湧入假網站看"真實資料"。

有了這次惡搞布希的經驗,一個擁有www.gatt.org 註冊網址的人邀請了他們。
GATT當然是和WTO組織有關, 他說:「如果你們能搞到布希,大概也可以惡搞WTO了。」

就這樣,The Yes Men成立了,開始了反全球化的大惡搞。

〈假WTO 真盡責〉

他們利用這個網址,架設了WTO分身網站,和真的WTO網站一模一樣。並接收來自全球各地的政府單位、民間組織的問題和信件,也非常盡責的回答了這些人的疑問,並提供各地人們WTO的資料,儼然真的WTO組織。

01年春天,他們收到來自芬蘭的邀請函,要辦一場WTO的國際會議,希望WTO能派人到臨演講。
他們答應了,並回覆芬蘭,WTO將派"Dr. Andreas Bichlbauer"(成員Andy扮演)發表演講。
為了這次難得的盛會, The Yes Men設計了一套"WTO超人裝",由Andy穿著它登場。

他們的準備相當周全,名片、裝備、演講稿、動畫遊戲、Powerpoint,採排等,並且提前到了巴黎適應歐洲氣氛。


〈WTO:建造強權金字塔的過程中 踐踏窮國是天經地義的〉

他們並且在巴黎也接受了CNBC電視台的現場辯論。電視製作人完全不知他們並非真的WTO官方人員。
節目中對各地的反全球化抗議活動進行辯論,一方是反對WTO對第三世界以及開發中國家的剝削--世界發展運動組織的Barry Coates, 一方則是來自"WTO"的"代表Andy"。

節目中,"WTO的代表",很明顯的是個"有禮貌的文明無賴兼白癡"。 諸如:「強權才是對的,不管你們願不願意,強權才有決定對錯的權利。」並列舉出達爾文,表示不止這些抗議者應當接受達爾文,連抗議者的子女都該接受教育,去學習什麼叫「適者生存,不適者淘汰」。(等於是說第三世界和開發中國家因為不夠強,被剝削被踐踏都是應該的,死不足惜)。

如此充滿"理所當然"的歧視人權、污辱第三世界、充滿階級的白癡內容,當然讓對手Barry獲得了辯論支持點,就是WTO很難說服人,一個全球化的政策竟然是必須犧牲開發中國家的人權,來換取強權的永續利益。更難相信的是,世界竟然讓這些人來領導。


〈Fucker, Dick Head, WTO〉

終於到了芬蘭會議當天。
Andy對與會人員做了一場精彩的演講。
他首先以「各位貴賓,WTO來此是為了要幫助大家,讓大家賺錢更容易。」為開場,並開始了關於「美國當年為解放黑奴而引起內戰,奴隸制度為社會帶來的利益,如今新的奴隸制度展開:讓奴隸直接在自己的國家為大企業工作,既便宜又無須為解放奴隸而戰--因為奴隸在自己國家。WTO將如何促成奴役第三世界的計畫」等言論。

Andy並現場展示了那套超人裝,[全球化的經理人應該穿成這樣]。 那是裝備了巨大充氣陽具的緊身衣,在陽具頭上有電腦監看系統,得以讓經理人隨時監控"奴隸"。
如此,全球化的經理人在意象上被反諷為"dick-head".

但是,整個會場沒有人發現他們是假貨,也不曾對惡搞懷疑。會場的經理人、領導者們甚至有人鼓掌,點頭表示認同。

這場演講最後還是上了當地報紙,巨幅的照片秀出了所謂WTO的意象:一個帶著巨大陽具來"搞定"全球奴隸的經理人。

[WTO的巨大陽具]最後更登上了許多報章、雜誌。

〈揭發自己的假面 贏得更真實的支持〉

他們在贏得了媒體的焦點後,回頭去倫敦拜訪當初CNBC辯論的對手:世界發展運動組織的Barry。
他們在Barry的辦公室以The Yes Men的身份,刻意的重放了當天辯論的影片,Barry在不知情的情況下,當著他們的面,嘲笑了當天WTO的辯論對手有多麼的愚蠢,「我簡直不知要說什麼,說真的,我只想到:WTO的這些笨蛋從哪冒出來的?」

「那麼,你有弄清楚這些傢伙從哪冒出來的嗎?」Andy問,他穿著與辯論當天一模一樣的衣服和打扮,當著Barry的面問。
但Barry沒有認出面前的人就是WTO的笨蛋。
「WTO」Barry說。
「大家都這麼想的」Andy說,「但是....他並不是。」
「讓我們把影片放大,靠近些看特寫」Andy把臉湊近螢幕,他的大特寫出現。
「NO!!!」 Barry大喊。
「老天!你知道人們怎麼說:天啊,這次他們真的找了對的人來辯論。」

他們在Barry處獲得了更多資訊,關於WTO與全球貿易的資料,並作為他們參與下一場澳洲會議的準備。


〈從偉大幻覺出發 最終抵達真相的現實〉

但最後這場原訂於澳洲,與財富雜誌百名富豪的會議取消,因為議程變動。
他們於是在紐約的大學中舉行了另一場WTO與經濟、企業等相關議題的會議,這場針對學生發表的演講,為了不透露其精彩的內容,在此不做紀錄,建議各位自行觀看,精彩可期。

這場演講超乎學生的預期,但卻正是他們預期的結果。

最後,當他們在澳洲的會議舉行時,Andy當眾宣布了一堆資料:來自人道組織、聯合國、UN等的紀錄,指控WTO對人權的侵犯、對第三世界的危害、造成了更多窮人、疾病等資料,然後當眾宣布「WTO決定自我結束,並將成立一個新的人道組織以幫助這些受害者」。

與會的人士中,有人大表認同,表示「想不到WTO也能有如此人道關懷的良心」。

這份「WTO出於愧疚,將自我了結,改成人道關懷組織」的演講稿,被The Yes Men傳送給世界各地的記者,政治家、媒體等共25000份。



全站熱搜

asyurawa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